-Cc西柚

【狗崽】论喜欢上自己一手带大的娃的可能性(一发完)

无聊产物

三无产品 谨慎食用

希望大家食用愉快

OOC

避雷请注意:晴博

大概是一见钟情的狗子x不想承认已经喜欢上自己一手带大的娃娃的崽崽

崽崽似乎被我写的迟钝了……

流水账

01

是夜。

月黑风高,是抽卡探欧非的好时机。

 

妖狐帮阿爸准备好了笔墨纸砚,哈欠连连地看着晴明往脸上涂粉。

终于等到晴明脸上白花花的时候,妖狐实在战胜不了疲惫和困意,一头栽在了桌上,并且磕翻了砚台。

脸上出现裂痕的晴明:“……”

突然睡意全无并且脑袋上沾满了墨汁的妖狐:“……”

 

顿时,召唤阵内金光四起,周围被缓缓落下的黑色羽毛所包围。

晴明当时还以为是妖狐的新衣服的毛领掉毛了,然而并不是。

而另一边,在妖狐以为是鸦天狗并且准备跑路的时候,一个面容清秀的小正太拿着一把大团扇走出了。

只听小正太口齿清晰地说道:“吾名大天狗。你……”

小正太话还没说完,晴明立马冲了出去,捏着人家的小脸左看右看,嘴中还念念有词:“该不会是鸦天狗假扮的吧……”

小天狗被他揉得话都说不清:“里债做she么!酷爱晃开吾!”说着他举起手中的扇子对着晴明使出了一道毫无杀伤力的风袭。

晴明一愣,随即回头对着妖狐喊道:“崽!是大天狗啊!咱们寮终于有个会输出ssr了!”

妖狐擦拭着脑袋上的墨汁,嘴角一抽抽的,“阿爸,你这样是要被灯姐姐拖进地狱的……”

“好!我决定了!”晴明将小天狗抱了起来,塞进了妖狐的怀里,“小狗子就由你来养。要好好照顾他哦崽。”

说完,他就愉悦地哼着小曲向博雅的房里走去。留下妖狐和小天狗大眼瞪小眼。

 

“阿爸等等啊!小生没有带过孩子啊……!”妖狐调整了一下抱娃的姿势,冲出房间不知所措地呼喊道。

可惜晴明早已消失在拐角,不带走一片云彩。

妖狐撇了撇嘴,看向怀里的小天狗,小声抱怨道:“真是的,阿爸总是不考虑小生的感受……”

小天狗趴在他胸口,直直地看向他的眼睛,默不作声。

妖狐被他盯得有些心虚,“别这样看着小生。小生没有带孩子的经历,你要过得不爽快可不能怪罪小生,要怪就怪阿爸……”

小天狗抿了抿嘴,说:“嗯,不会怪你。”

听小天狗这么说,妖狐竟然有种松口气的感觉,他小孩子气地腾出一只手,朝着小天狗伸出了小指。

“这是做什么?”

“和我拉钩。你要是耍赖,小生就把你扔进荒川里,让咸鱼王把你吃掉。”妖狐佯装威胁道。

小天狗立刻伸出了手,学着样子勾住了他的小指,“吾不会耍赖,你也不要把吾扔进荒川。”

妖狐略带惊讶地看着这小正太的反应,随后笑道:“嘿嘿,走,小生带你去结界吃经验。”

于是当晚,五勾满妖狐带着二勾一级的小天狗睡了一个晚上的结界。以至于第二天早上两人脑中尽是达摩们魔性的笑声。

 

 

 

 

 

 

02

第二天。

妖狐抱着小天狗走在去御魂塔的路上,门口有不少阴阳师带着自己的式神请求组队。

妖狐放下了小天狗,牵起他的手说:“这里人多,过会儿一定要抓紧我的手知道了吗?”

小天狗望着他,乖巧地点了点头。

 

考虑到小天狗的等级,妖狐只能带着他刷低层御魂。

于是他们跟着一位欧洲大佬刷了魂六。

队伍里就妖狐和小天狗以及其他三只式神。妖狐表示很紧张,就因为那大佬有一只六勾满的大天狗。

为首的阴阳师看了眼妖狐和小天狗,淡淡道:“不要抢火,切普攻。”

妖狐内心表示不服气,心想小生好歹是只五勾满的狐狸,不带这么瞧不起狐的……不过看在那只ssr小姐姐的面上,小生不和你计较。想到后面,妖狐的心情明显好了许多,却不见身旁与他手拉手的小天狗正目光警惕地看着那位六勾大天狗。

大天狗察觉到了他的视线,冷漠地望了过去,并且危险地眯起了眼睛。

然而小天狗的目光毫无退缩之意。

旁边一无所知的妖狐莫名打了个冷颤,他拉了拉小天狗,小声道:“到时候千万别和大佬抢火啊,要是翻车了,小生可承受不起羽刃暴风的。”

小天狗回头望向他,微微一笑道:“嗯,不会的。”

妖狐被这小小的微笑戳中了心脏,之前紧张的心情又瞬间翻涌而上。他不由得紧了紧抓着小天狗的手。

欧洲大天狗的脸瞬间冷了几度。

 

战斗进行的很顺利。

直到最后一刷的时候,在第三回合突然断了火。欧洲大佬的那只披着招财猫的小萝莉在化成青烟的前几回合没有出一点鬼火,剩下两只天狗与一只妖狐。然而小天狗因为阿爸招财和火灵没有库存,无奈披上了木魅。

难道招财那百分之五十的概率被非寮来的我俩吃了吗……妖狐有点慌,他看了看对面八歧大蛇还剩一大半的血条,又看了看只剩血皮的小天狗和半血的欧洲狗与琴师,偷偷地切掉了普攻。

欧洲大佬望着现下紧张的局面,让琴师拉了一下大天狗。大天狗没有让她失望,一阵暴击的风袭触发了针女也削了对面不少血量。

然而下一回合就是八歧大蛇。

那老奸巨猾的妖怪似乎早就看准了小天狗那只剩一层皮的血条,一个重击毫不犹豫地向他袭去。

小天狗如他所愿立马化成了一缕青烟。

八歧大蛇紧接着下一重攻击,这下连原本半条的欧洲狗都残血了。

就在这时,五点鬼火重新燃起。

 紧接着是妖狐的回合。

欧洲大佬突然对他说:“别抢火啊,把火留给狗子。”

然而妖狐并不准备听他的。他将周围流动的阵阵微风集于蝠扇,咬紧牙关,用尽全力向对面的八歧大蛇突了一连串儿,全程不带喘气。

完事儿后,妖狐略带挑衅地看了眼与他相隔甚远的欧洲狗,“就算是ssr的大人,也请不要小瞧五勾满暴击的小生。”然后转身牵着场下的小天狗回去了。

欧洲大佬看见自家狗子盯着手拉手的一大一小,脸色黑了不少。

大佬想:可能是想媳妇了,嗯。

 

 

 

 

03

 

不知不觉,小天狗来寮里也有俩礼拜了。

虽然小天狗已经长大了不少,但他还是像以前那样粘着妖狐。

妖狐走到哪,他就跟到哪;出去刷副本一定要手拉手;吃饭要一起,睡觉要一起……总之妖狐在做任何事的时候身边总有一个固执的小身影。

可是妖狐并不满足这种情况。他只希望赶紧把这小祖宗养好了,丢回阿爸身边,不然自己撩妹的时候这小祖宗老跟在后面满脸冰霜地盯着人家小姐姐看,把小姐姐都吓走了。于是他每天起早贪黑,为的就是让这ssr大爷快快长大,自己可以好好把妹。

 

于是,经过妖狐奶爸的不懈努力,他终于把给小天狗的针女套和破势暴击位给刷齐了。同时,小天狗也长成了一位清新脱俗的四勾好少年。

但是小天狗仍然没有觉醒。

虽然中级材料已经集齐(多半是拼的),但晴明阿爸还是太非了,高级材料几本十个回合掉一个,就算是有加成,麒麟也是小气地丢那么一两个。如今积累起来,所缺的高级材料一共二十个。

好在本人表示不着急觉醒,他一口气也消化不了那么多材料,这也就给了阿爸充分的偷懒理由。

可是妖狐很急,他催着晴明,说:“阿爸阿爸,咱们去给小狗子刷觉醒吧。”

阿爸抿了一口茶,眼皮也不掀一下,“小天狗自己都不急,你那么着急干啥啊。”

妖狐心说,他快点长大就不会一直粘着小生,小生也不用每天爆肝为他刷这刷那的了。这么想着,他咧嘴一笑:“阿爸把小狗子托付给了小生,小生当然想让他快些成长,让他为阿爸以后的行程出一份力呀。”

晴明呵呵一笑:“哦,你这么好心。”

妖狐发誓道:“绝无戏言!我要是瞎说的,我马上就被大天狗吃掉!”

只听一少年道:“为什么要被吃掉?”

妖狐被吓得一个哆嗦。

晴明见状,无奈道:“嗯,拿走吧。刷觉醒去。今天正好有加成……”

“阿爸你涂点粉呀,别到时候又只掉那么一两个……”

“……闭嘴。”

 

 

 

然而在这一刻不停歇的一个小时里,所缺的高级材料终于从二十减少到了十一。

累得粉都糊掉的晴明:“……”

扇子都拿不稳的妖狐:“……”

翅膀都扇不动的狗子:“……”

 

“阿爸,体力不多了,要不我们去组队吧,能少俩寿司呢……”

“……嗯,我去问问隔壁欧洲大佬有没有空。”

 

不久,阿爸和欧洲大佬以及大佬的式神回来了。

大佬看着妖狐笑着说:“我家狗子很想讨个媳妇呢……”

晴明一脸懵逼:“啊?还有母的大天狗吗……”

隔壁大佬一脸关爱智障的眼神看着他:“他自从和你们家妖狐组队后,做什么事情都漫不经心的。”

晴明干笑道:“哈哈……你们家狗子该不会看上我们家崽了吧……”

大佬笑道:“好像是的呢……”

 

二人的谈话一字不落地传进了小天狗的耳朵里。他回头看了一眼跟在大佬身后的欧洲狗子,果不其然,那狗子正深情地望着在不远处调戏小姐姐的妖狐。

小天狗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他拍了拍衣服,起身向妖狐那走去。

然后他就当着欧洲狗子的面牵着妖狐的手在人家面前晃悠。

欧洲狗子的脸瞬间黑了几层。

 

晴明看大佬一脸吾儿恋爱伤我心的样子,不由得安慰道:“没事,你那么欧,说不定一抽就一只妖狐呢……”

大佬生无可恋地看向他,说:“我特么所有sr都齐了,就差他一只狐狸崽子。”

晴明:“碎片呢?”

大佬:“一片也没有……”

晴明:“……”

 

 

04

兴许是占了些欧洲大佬的仙气,剩下的材料很快就集齐了。

晴明道过谢后,从兜里掏出了几个白色的球球,说:“这是我给崽解锁传记的时候拿到的碎片,大佬你拿去乞讨吧。”

大佬感激道:“……谢谢。”他看着手里几个软软糯糯的白团子,内心十分激动,但在表面还是要维持欧洲大佬的气势,“那个,不要叫我大佬啦。我叫源博雅。”

晴明勾了勾唇,微笑道:“好的,博雅。”

耿直的博雅汉子被晴明的蜜汁微笑糊得红了脸。

耿直的博雅:非洲寮的阴阳师都那么撩吗……

 

妖狐捧着一堆材料来到了小天狗面前,兴冲冲道:“来来来,狗子快吃,消化完这些你就彻底长大啦。”

小天狗接过这些材料,看着妖狐,没有说话。

妖狐疑惑道:“怎么了,快吃啊。”

片刻后,小天狗开口道:“……吃下这些后,你还会像这样呆在吾身边吗?”

“啊?”妖狐一头雾水。

“你总是喜欢调戏寮里的姐姐,不喜欢陪我。”

妖狐微微瞪大了眼睛,他轻咳一声,道:“小生怎么就不喜欢陪你了,咱们吃饭睡觉就连上厕所洗澡都在一块儿。”

“可你不喜欢这样。吾看得出来。”小天狗认真地看着妖狐的眼睛,重复道,“吾看得出来。”

 

啊……原来他那点小心思,这娃娃都看在眼里。妖狐觉得自己的良心有点痛。

“如果吾长大,你就要离开的话,那吾就不要长大了。”说着,小天狗将材料放到了地上。

“……”

妖狐觉得心里有些难受,这让他有些喘不过气,他调整了一下语气,难得严肃道:“大天狗大人,你可要知道,小生一介小妖,能力必然不如你们这些威慑四方的大妖,固然不能像以前一样保护你一辈子。再说,像您这样的大妖,被我这样的小狐狸保护,传出去不要被别人笑死啊。”

小天狗固执道:“别人怎么想和吾没有关系。”

只要你在吾身边就好。他心道。

 

作为小天狗的贴身奶爸,妖狐很清楚这小狗子固执的性格,也不坚持,他对小天狗说:“随便吧。你自己好好想想吧。”他慢慢捡起地上的材料,又道:“材料在咱房间里,随时随地拿出来用。”

他俩自小天狗来之后就住一间房,从来没有分开过。

 

小天狗面无表情地看着妖狐抱着一堆材料回屋,他看着妖狐远去的背影,眼神显得淡漠疏离。

 

 

05

那天晚上,小天狗没有和妖狐一起睡觉。他向晴明提出了搬离妖狐房间的要求。

小天狗来到妖狐房前,发现那些觉醒材料安静地堆在门外。

他沉默片刻,轻轻抱起那些材料,朝新房间走去。

 

 

次日晚上

为了庆祝大天狗终于觉醒,晴明请了隔壁欧洲大佬以及他的妹妹还有一位占卜师来吃饭。寮里一下子就热闹了起来。

 

然而,大天狗却坐在樱花树上,避开厅内所有热闹,闭目吹笛。

笛声悠扬,传遍整个庭院。

“那个,大天狗大人,请问你看到妖狐大人了吗?”蝴蝶精的声音从树下传来。

他放下笛子,一跃而下。

“……没有。”大天狗看着蝴蝶精手里的东西,不由得皱了皱眉。

“哎……那这碗药汤能请你交给他吗?妖狐大人昨天彻夜未归,今早回来的时候身上全是细小的伤痕……被萤草狠狠地训了一顿呢……”蝴蝶精说。

“……”大天狗盯着那碗药汤,眼神复杂。

蝴蝶精小心翼翼开口:“大天狗大人……?”

他回神,“……嗯。交给吾。”他接过药汤,用手遮住碗口,慢慢飞去。

 

 

大天狗落在妖狐门前,似是出于习惯,没有打招呼就拉开了房门。
开了门,只见一坨可疑的白色物体蜷缩在地板上扭来扭去。大天狗端着药汤走了过去,将碗放在了矮桌上。

“妖狐。”他轻声唤道。

“……”那坨白色物体扭动着嗫嚅了几声,大天狗没听清。

他抓住被子,一把掀了开来。

妖狐蜷着身子揉了揉眼睛,“你干嘛……”

“吃药。”

“……不吃。”

大天狗皱了皱眉。

然而妖狐在此时揉着眼睛坐了起来,“小生睡得好好的……”

“汝昨晚去哪里了……”大天狗问。

“花街。”妖狐坦然回答。

大天狗的身子明显一僵,内心莫名燃起一股怒火。他缓缓开口:“伤,是怎么回事?”

妖狐抓了抓脑袋,似乎有些头痛,“昨晚小生自觉有些喝多了,便想赶紧回去了。谁知路上遇到调戏小姐姐的怪蜀黍,小生看不下去就……”

他看了眼大天狗的脸色,声音小了下去。

“就如何?”

“就……来了一场英雄救美。”

“为何要出去喝酒?”

“……”

 

难道要他说是因为狗子你吗?当然是不可能的。

于是他闷闷开口:“突然想喝了呗……”

“别骗吾。”

大天狗看着妖狐的眼睛,一如小时候那般。

妖狐竟有些移不开眼。

“你…你一声不吭就搬走,小生很生气……”他慢慢挪开视线,瞧这瞧那,就是不瞧眼前这位大爷。

“呵……”一声轻笑。

某人心道:如此看来,不是一厢情愿。

“笑什么……”妖狐有些恼。

他看向那张无比熟悉的脸蛋,心中泛起阵阵波澜。

 

这只帅气的ssr是小生带大的。这种自豪感油然而生。

然而这种自豪感,在这位大爷昨天说什么不想长大的时候突然消失。妖狐当时就觉得心里空空的,又有些生气,心中五味杂陈,怎么样也睡不着,于是干脆出门去了花街。原本想着看看小姐姐也许能缓解一下这种情绪,然并卵,他感觉整条花街上的小姐姐都长着大天狗的脸。他越想越气,喝了许多酒,醉了之后他感觉这整个平安京都是大天狗……

那个时候,他似乎体会到了大天狗说那些话时的心情了。

自己不知在何时,也开始习惯这位ssr大爷的粘人,逐渐发觉离不开他了。

……哼,这种黑历史他才不会说。

 

“没什么。”大天狗拿起药汤,“吃药。”

“那么苦,我才不吃。”

大天狗眯起眼睛,微微笑了笑。

微笑在这张精致的俊脸上慢慢晕开,妖狐简直看呆了。他想,如果有特效的话,他的眼珠子里一定要蹦出爱心来。

就在他出神的那会儿,大天狗喝下了一口药汤,整个人向他倾过来。

妖狐只感觉他的嘴唇贴着另一个人的嘴唇,苦涩的药汤随着那人舌尖轻轻的搅动缓缓流入他的口中。

我靠,这药真特么苦。这是妖狐的第一想法。

然而等他回过神,大天狗已经结束了他的初吻。

 

“我靠靠靠!!你你你你!!你知道你在干啥吗?!”妖狐捂着自己的嘴迅速向后退。

大天狗笑着看着他,“知道。”

“好啊,你居然把你奶爸的初吻给夺走了……你知道你犯了多大的罪吗大天狗大人?”

“知道。”

 

 

 

只见他凑到妖狐身边,轻声说道:

“吾愿意用一生来赎罪。”

END

求轻喷……

评论(12)
热度(347)

© -Cc西柚 | Powered by LOFTER